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清博媒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书法家谈汉字字形调整  

2009-08-20 19:46:53|  分类: 时事关注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书法家谈汉字字形调整

作者:一清

广受海内外关注的《通用规范汉字表》在全体国民,也包括在海外的华人和使用汉字区域的人们中征求意见。特别是汉字字形微调问题,因为牵涉到汉字的美观性,教育部、国家语委要求认真听取字模设计师、各地书法家的意见。为此,国家语委委托各省语委广泛听取意见,2009819日,湖南省语委办公室邀请在湘中国书法家协会的一些成员,就字形调整等问题征求意见。

意见征询由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、国际交流委员会副主任,湖南省书法家协会主席、国家一级美术师、清华大学历史学硕士何满宗主持。参加意见征询的的还有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、国家一级美术师、草书家王宏,中国书协会员、湖南省书协副主席、长沙市雨花区常务副区长张敏,中国书协会员、湖南省书协副秘书长、湖南省女书法家协会主席吴萍,中国书协会员、湖南省青年书协主席胡伟,湖南省书协副秘书长、长沙市岳麓区政府办公室主任刘雄辉。中国书协会员、湖南省青年书协副秘书长何朝阳等

一清受邀以《汉字最近有点儿烦》作者的身份,就《通用规范汉字表》征求意见的情况作了一些介绍,在谈到汉字有44个字的字形有些调整时,作了一些必要的解释:《通用规范汉字表》对字形的调整,只是对印刷宋体字形有调整,而不涉及印刷楷体和手写楷体字形。而印刷宋体字形的调整的目的,是根据实用性和美观性考虑的,尽量提高字形的规律性和系统性。此话题激起热议。何朝阳是中南大学的书法硕士研究生,也是一位文字学爱好者,他的书法作品,都是很端庄的那种。在看到下载打印的字表,特别是在了解部分汉字微调的一些情况后,多少有些担心,提出这些字的字形调整后,会不会引起一些不适?但他个人还是非常认可这些微调,认为汉字字形因此更趋美观了。张敏提出,汉字字形调整归纳起来,不外乎“横变提”、 捺变点”、“竖弯钩变竖提”、“竖钩变竖”。他在谈到“竖弯钩变竖”时说:“亲、条、茶、杂”这些字下面的部件“木”,由竖钩变竖,这是可以接受的,而且这些字原本就是一竖,只是因为书写时连带着左笔,才衍变出了那一钩的。现在正本清源,并没有什么不适。况且还只是用于宋体字的印刷体,手写体也没有限制。这样的微调,据说有利于计算机字库的制作,也统一了字形,作此微调,应该是很好的。

在谈到“琵、琶、琴、瑟”的左上部件和“徵”的中下部件“王”,其末笔由横变成提时。细心且一直从事着字形研究的篆刻新秀胡伟说,这些字的微调很好,“因为事实上,很多左上部件末笔为横的,都变形为提了,如‘柴、盐、’等字。”胡伟认为,这样的调整是很科学的,也是与汉字的整体风格相一致的,是系统性要求的结果。刘雄辉也举例说,“‘鸿、街’这些左右都有其他构字单位的部件,因为处在相对左侧的位置,其末笔为横的,大多也变为提了,因此,这一次对汉字中一些尚未变提的字形统一‘横变提’,这样的作法,是很严谨的,证明文字专家这些年所做的工作是多么的扎实和值得敬重。”王宏也提到,在《康熙字典》中,像“琴瑟”一类的字,其左上“王”的末笔,也早就“提”过了。“所以说,专家们对一些字‘横变提’的微调,是完全可以接受的。这一次征求意见,可以看作是一次对民意充分尊重的表现。”王宏在书界以狂草出名,他发明的三米格草书习字格获得了国家专利,并开发成市场产品。

何满宗主席在认真地研究了微调的44个汉字的字形后笑着说,其实,这些字的处理,我们早都就这么做了。打个比方说吧,如果你写个“琴”字或者“琵”字,都把左边的那个“王”的末笔写成一横,那一定很难看。不信你试试。说完,拿起笔,认真地着写了起来,结果还真是很难看。

吴萍看了何主席的书写后,笑着说:“我还一直以为左边那个‘王’是一提呢,今天才知道,原来……这个字调得好。”

(何主席认为,用简体字创作作品,一样好看。)

(这是何主主席用繁体字创作的作品,比较起来,无论繁简,都一样有可以创作出好的作品)

作为书协主席的何满宗,他对于汉字的热爱,那是有口皆碑的。他天天临习各种书贴,尤对“二王”情有独衷。说来还有一“王”,那就是王铎,所有,他的书作里,灵动中带着端庄。在谈到“一字不两捺”的书法创作原则是,他打开了话匣子一般:“书法创作时,总是有些规则应该内敛于心的,否则你的字就肯定不好看。比如‘捺变’一项,作为书家,就应该很好地掌握。书法家是很注意重捺字的,一般情况下,照顾字形的美观和规整,遇重捺时一定要规避,以变捺为点,圆通处置,这样写出来的字才美。汉字在结构上是有特点的,如果是上覆下结构,下捺就应该处理成点,如‘余、奏’等字;试想一下,如果不变成点,两捺同书,书写出来就十分难看了。所以,按照捺变点的规则,像‘籴、衾’的下部件的末笔由捺笔变为点画,这样的调整,字形就很好看了。”说到这里,何主席说,看来我们书协应该很好地组织全体会员,认真地学习这次发表的《通用规范汉字表》,让会员们能够真正领会汉字字形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调整。

一清由于与商务印书馆《现代汉语词典》(修订版)责任编辑李智初接触较多,对于这次汉字微调的整体情况了解得比较早,也比较多。对于书家们在会上所讨论的话题觉得还没有穷尽,便对“横折钩变横折”、“ 半包围结构改为上下结构”以及“竖弯钩变竖提”等问题做了一些解释与说明。其中提到“巽(包括撰、馔等字)”的上左部件“巳”的竖弯钩变竖提,“改、顾、凯”等字中的竖弯钩亦变为竖提等。也提到了半包围结构改为上下结构的“蓐、溽、褥、耨”中的部件“ ”,以及“唇、蜃”由半包围结构改为上下结构等情形。经一清的一番解释,一些书家运笔写了几个字,都觉得并无大碍,甚至认为“写出来比原来更漂亮”。 王宏亦表示,这样的变化其实在此前的一些工具书中都是有过的。只是这一次教育部和国家语委的专家们下了决心,将字形修理成接近一致的东西了,也就是更规范了。

在整个座谈会过种中,何满宗主席对于《通用规范汉字》的征求意见工作给予了充分的肯定,自从教育部和国家语委公开征求《通用规范汉字表》意见后,他一直在研究和解读,有着很多的心得。何主席认为,汉字字形的调整,有利于汉字的美化,也是一种规范。这样的微调,显然蕴涵了专家们的心血与心智。何主席还提到,有的人提出恢复繁体字是没有道理的。“我经常跟我们协会的成员提到,一个书家的字好看不好看,并不是看他写的是繁体还是简体,重要的是基本功。‘一’字简单吗?简单,但它最能检验一个人的功底;‘攀’字笔画多吧,是不是谁都可以写好这个字呢?不见得。所以,作为一个书家,动不动就强调繁体字写出来更好看,这是没有道理的。”

何满宗主席还强调,无论做什么事,一定不要抱残守缺。“我早就准备发一个倡议,当代的书法,就要写当代的文字,要写简化字。大家都认简体字,你写一个繁难得谁都不认识的字,这有意思吗?文字,它的主要是一种记事符号,至于这种‘符号’的艺术属性,并不因为简化了,写出来就不好看了,真的书家,简体字写出来也是同样有艺术性的。这才是真正的与时俱进。”

(何主席表示,最近即将开办的书法作品展览全部用新公布的简体字创作。)

为了表示对教育部和国家语委《通用规范汉字表》全国征求意见“问政于民”活动的支持,何满宗主席拟于共和国60华诞之际,举行《歌唱祖国·庆祝建国六十周年何满宗书法展》,内容全部是广大群众熟悉的60首歌词,全部采用国家新公布的通用规范汉字创作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2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